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奇书网 >> 娇姝无双 >> 第十三章 阿妤怕我?

第十三章 阿妤怕我?

阒然间。

谢显两目深远,越过虚空落在裴姝身上静默片刻,才淡淡开口,嗓音低沉而磁性,

“阿妤好生悠闲,国公府破锣烂事乘积,账目漏洞百出,财务收支失衡。你竟有闲情寻花问柳,醉生梦死。”

裴姝:“......”来了,来了,他带着针尖对麦芒来了。

这人大权未掌时,明明还披着谦谦君子的皮,好像对谁都有礼有节。

唯独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一见面就阴阳怪气,冷嘲热讽。

裴姝默默在心里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他长眉淡漠环视一周。

怀左不知何时匿了去,留在原地的沐司被他扫的心头一凛,长身一揖见礼:“沐司见过谢大人。”

谢显温煦颔首,抬步踏进水榭,经过琴案,颇有兴致地弯腰拨动了一下琴弦。

琴音清脆悦耳,裴姝却恍惚听见了玉石撞碎的声音。

夜色深邃。

廊下风灯为他披上了一层柔和的暖光,将他的身影拉长,一部分阴影覆盖在了裴姝的裙摆上。

裴姝下意识后退一步。

这一步,裴姝从心。

跟他斗了一辈子,疲了累了。

不想再斗了,一心惟愿把国公府拖入泥潭,然后抱着金钵钵远离是非之地,尤自快活去。

瞥见她避退的举动,谢显眉峰微微一动,觉出些许玩味来:“阿妤怕我?”

“……”裴姝险些没绷住而口吐莲花。

那年被她捅咕一剑,他在山上疗养期间,听见师父和辛姑姑喊她的乳名,大抵是为了膈应她,他开始唤她阿妤。

后来成为宿敌,他依然不分场合地唤她阿妤,哪怕是剑拔弩张之时。

裴姝都要被他膈应死了。

这厮真的是很懂膈应人。

狗崽子!喊的亲热,其实心里恨不得剁了本君。

呸,伪君子!

谢显此人洞察力惊人,哪怕一个细微的表情,也能被他勘破出端倪来。

裴姝生恐露了破绽,将掩面的团扇略又抬高些,

避重就轻道,

“谢大人说笑了,您也是来听曲儿的?沐公子琴艺高超,值得一听。谢大人不妨听一听,听过之后便知何谓此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娓娓动听的温软嗓音从扇后传出来,谢显撩起衣摆,安然坐下,

“阿妤得无虞居士言传身教,眼光挑剔毒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与你听上一曲。”

裴姝倦倦打了个呵欠,鸦羽色的浓长睫毛细微震动,一双狐狸眼沁起一层薄薄水膜,

“谢大人来的委实不凑巧。夜已深,我习惯早睡就不奉陪了。”

“阿妤就不好奇我来采南院所为何事?”他侧转过身,静默看着裴姝,仿佛看透了她的拙劣借口。

裴姝:.......一点都不想知道呢!

本君恨不能离你八百丈远,孽缘当早早斩断的是好。

“不了不了,谢大人自便,改日再叙。”裴姝素手掩呵欠,歪头懒懒搭在芸鹭肩上。

一副困顿的睁不开眼的模样。

芸鹭似乎感知到主子内心的急切,伸手托住她腰,以神仙也喊不回来的速度离开了水榭。

谢显神情静远,注视那道身影出了漪澜小筑,遂低眉敛目从果盘里揪下来一颗葡萄。

挑起裴姝遗落在案上的锦帕,慢慢地,仔细地擦拭着葡萄粒,

揩干净又顿觉索然无味,抬手将葡萄扔了回去。

“怀三郎在你这儿。”他用的是肯定句。

沐司:.......今儿是什么宜嫁娶的黄道吉日不成?!

奇了怪了,怀三郎在漪澜小筑藏了近五年,一直风平浪静。

今晚一个两个却跟约好了似的,前后脚寻了来,还都很笃定的样子。

“叫怀三郎来见我。”谢显曲指敲了敲案面。

他平静话语里带出内敛的压迫感。

“是。”就没有他拒绝的余地,沐司转身望天,吁出一口气。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裴姝回到赜兰居后久久没说话,不期而遇谢显,一下子就把她拉回到上一世刀光剑影的氛围里去了。

许多前尘往事转马灯似的浮现。

权倾天下,中书令兼任兵马大元帅的谢显。

老谋深算的裴坤良,

当面人背面鬼的心机渣夫,

偏心的秦氏,

觊觎姊夫的裴钰,

恨她欲死的裴霁......

一个个跟幽灵似的,萦绕在她耳旁狰狞大笑着,要把她敲骨榨髓,争相分一杯羹。

以及殒命荒野的辛姑姑,不得善终的芸鹭芸雀......

种种惨痛的过往,仿佛被一股无形之力掀开头颅,硬生生塞进脑子,捣得她头痛欲裂。

看到眼角隐约发红,长久沉默的裴姝,芸雀就是再迟钝也察觉出不对来。

却又不清楚因何而起,她站在一旁有点不知所措的慌神。

芸鹭使了个眼色,示意她速去备浴汤。

“女君,”芸鹭端来一杯热茶,叫了她好几声,裴姝才眨了眨眼:“嗯?”

芸鹭矮下身子,半蹲着从下而上望着她,目中是全然的担忧关切,

“女君是有什么心事吗?若可以不妨说出来,或许婢子能为您分忧一二。”

裴姝低头垂望她,望见她眼里纯然的赤诚,心底泛起一片酸涩。

这样好的人,当年她到底是何等的冰冷心肠,竟忍心眼睁睁看她往火坑里跳。

究其根本,不外乎一个权字,为拉拢门下省侍中去对抗谢显,芸鹭义无反顾委身给一个半截入土的糟老头子做妾。

当时的自己不过是找芸鹭谈了一次心,芸鹭坚持,她便默许了。

自己大致是遗传到一些裴氏夫妇卑劣虚伪的因子吧,为了权势也是可以牺牲身边人的,裴姝自我唾弃的想道。

强忍落泪的冲动,裴姝接过茶盏,掩饰性的灌下一大口。

搁下茶盏,裴姝弯了弯唇,勉强笑了笑,以宽她心:“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犯过的错,造下的孽,裴姝没法厚颜替自己辩解开脱。

错了就是错了,不能权当没发生过,该引以为戒,时时警示自己不可重蹈覆辙。

“女君累了,便早些沐浴更衣就寝吧。”她不愿说,芸鹭也不深问,拉着她手,引她去了净室。

沐浴完毕,芸鹭服侍她换上细绫里衣,放下薄绡纱帐,剪断灯芯,轻手轻脚退了出去。

黑暗里,裴姝睁着眼望着帐顶走神,好半晌才辗转睡去。

喜欢娇姝无双请大家收藏:(www.suyingwang.net)娇姝无双奇书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娇姝无双最新章节 - 娇姝无双全文阅读 - 娇姝无双txt下载 - 柒条鱼尾巴的全部小说 - 娇姝无双 奇书网

猜你喜欢: 无敌升级王遮天斗破苍穹吞噬星空诡秘之主蛊真人凡人修仙传完美世界大奉打更人针锋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