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奇书网 >> 娇姝无双 >> 第十九章 装病

第十九章 装病

柴信前来复命。

大致是被裴姝笑盈盈的那句“他活你死”给震住了。

九尺魁梧大汉缩头巴脑站在五步开外,愣是眼角余光都不敢乱扫,只管一股脑呈报道,

“禀女君,那贼奴挨到八十杖,就开始大口大口吐血,属下瞧的仔细,血里混着肉沫块,想来是脏腑破裂,属下保证他活不过今夜。”

“如此甚好。”裴姝盘膝坐在罗汉塌上,轻笑了声,

“旁人皆叹柴护卫空有一身武力,与人会话常不明底意,愚笨得很,本君却觉不然,能把我交代之事办得漂漂亮亮,足以说明你大巧若拙,粗中有细。”

柴信懵懂,女君是在讽刺他呢吧,是吧,是吧......?

长那么大还没被人这样狠狠夸赞过,柴信忍不住抬眼瞄了瞄罗汉塌上的人,望见了女君满眼的真诚。

好吧,柴信信了,原来我大智若愚啊!

我自己都不知道,女君是识货之人。

柴信挺直腰杆子走出赜兰居,颇有点春风得意的样子。

候在外头的梁志问道:“女君怎么说?”

“女君夸了我!”柴信洋洋自得道:“夸我差事办的漂亮。”

梁志不置可否,女君究竟是褒是贬,这憨脑壳够呛能听明白。

走出一段路,被风一吹,沾沾自喜渐渐散了开去,那股对女君的惧意又重新漫了上来,女君还是很可怕的。

咋说嘞,就跟朵食人花似的,瞧着美,却像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致命毒物。

“统领,你有没有察觉,女君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有吗?”梁志饱含深意瞥他一眼:“没有吧,你想多了。”

其实,梁志是隐约有所感的,女君待他的态度和表情语气,俱同往常一般无二,但粱志心中就是有一闪而逝的违和。

就拿处置旺才一事来说,俨然换了个画风。

以往女君处理事务一贯赏罚分明,赏的有迹可循,罚也罚得人心悦诚服,无可非议。

可今日她整治旺才,断得含糊不清,居然一个人证不传唤,就下死手要了旺才的命。

手法颇有些随心所欲,像是......脱缰的马?

又或是,这才是她的本性?

梁志陷入深思。

柴信悄咪咪窥着他背影,犯起了嘀咕,女君说旁人都觉得自己愚笨,粱统领会不会也是这么觉得的?

应该是的吧......要不然凭自己一个打十个的本领,怎么会一直不得重用呢!

哼,不识货。

他哪里知道,裴姝不过一句话,就让他乖乖跳进了坑。

无人可用,裴姝也是苦啊。

柴信因一身蛮力才被破格收编进护卫队,在府里呆的日子尚短,受荼毒的不深,心思也浅。

不像梁志等人碧血丹心向着裴坤良,比较容易策反。

而且,上辈子裴坤良下令围了赜兰居,羁押裴姝至偏院时,大个头杵在一众护卫中那一脸呆懵的样子,相当的鹤立鸡群,裴姝一眼就看见了他。

想来,他压根不知道,自己原来是一身侍二主的叛徒。

翌日。

梁志领柴信前来,上报了旺才的死讯,裴姝嘉奖一番,趁机点了柴信做近身侍卫。

梁志意外也不意外。

撇开脑智不谈,柴信一力降十会的怪力,护在身周确实很能给人带来安全感。

稀里糊涂高升,从末等随扈摇身一变成了女君的亲卫,不亚于一步登天。

柴信高兴疯了,原地给裴姝表演了个一蹦三尺高。

欢天喜地回去收拾包袱准备搬家。

身为贴身侍卫自然不能离主子太远,好近便听候差遣。

他的新居所就在赜兰居二门外的偏房,一个人独占一屋,再也不用跟臭烘烘的汉子们挤一间房了。

梁志假模假式恭贺他一番,才笑着意有所指点拨道,

“你如今高升,苟富贵勿相忘啊!多想想当初是谁在冰天雪地里捡你回来。”

听他这话,柴信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板正着脸道,

“统领大人把属下当什么人了!吃水不忘挖井人,您的恩情我柴某一直铭记在心,要不是您带属下回来,属下能有今天?”

梁志脸上的笑顿时真诚了几分,满意地拍拍他肩膀叮嘱他好好当差。

此时的他绝对想不到,他点柴信的话为自己埋下了多大的祸根,最终演变成催命符。

裴姝起心要用的人,便不会再给他任何背叛自己的机会。

喝水不忘挖井人是吧,那我直接把井填了,重新给他挖口井就是。

话说西苑。

秦氏恼恨长女逼人太甚,回去就称病不起。

摆明要用孝道压裴姝一头。

秦氏十月怀胎生下长女,这是不争的事实。

自古以孝治天下,裴姝就是百般不情愿,也得前往西苑问疾叙温寒。

连续三日,朝暮两趟,裴姝心情渐渐烦躁。

与怀左约定的日期都过去两日了,秦氏“病”着,裴姝再是急切,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光顾采南院。

第四日,裴姝站在放置冰盆的角落,乌黑眸光盯着秦氏说,

“母亲,眼见入了三伏天,暑气越发重,不利养病。你若久不见好,女儿就只能送你去寒水寺附近的别苑静养。”

“竖子尔敢!”

秦寇蓉腾地坐起来,动作麻溜得哪像一个病中人,咣咣有力地拍床板叫嚣,

“蔫坏的东西!是要视我朝的侍疾制度如无物不成?”

“父母有疾,子、媳不得无故离,你不亲自调尝药饵,精心侍奉我起卧便溺也罢,居然满肚子坏水,打主意撵我去偏乡僻野。”

“丧良心的东西!我看你是想被吐沫星子淹死,就你这种薄情冷血、猪狗不如、悖逆不孝、天打雷劈的混账玩意儿还妄想承爵,做你的春秋大梦!“

秦氏只图自个儿骂得酣畅。

何曾想过,她字字句句的诛心之言,但凡外传只言片语,足矣将一个人的声誉打落谷底。

倘是那心志不坚韧的,只怕是难以承受锥心蚀骨之痛,深陷绝望。

所幸上一世该寒的心早就寒得透透的了,秦氏恶言抨击,裴姝心里泛不起一丝涟漪,只觉厌烦。

裴姝已然腻烦到极致,

“行,你有病你有理。女儿这便大肆张贴告示,重金悬赏,广召天下名医。顺便递牌子入宫请太医来替母亲问诊,想来陛下定会体谅我一片赤诚孝心,予于恩准。”

差不多得了,竟还装上瘾了。

那么喜欢无病呻吟,何不干脆装个大的,让天下皆知英国公府的主母贯会无病诡使。

裴姝含笑瞥秦氏一眼:“宫中太医可不像族医那般好糊弄收买,别到时瞧出点什么名堂来,贻笑大方是小,当心治你个欺君罔上之罪。”

要知道宫里那位原就对秦氏极为不喜。

“孰轻孰重,望母亲自行斟酌。”

赤裸裸的威胁,精准掐中要害。

秦氏扑通倒仰在床上,逆子!

刁狡的逆子!

喜欢娇姝无双请大家收藏:(www.suyingwang.net)娇姝无双奇书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娇姝无双最新章节 - 娇姝无双全文阅读 - 娇姝无双txt下载 - 柒条鱼尾巴的全部小说 - 娇姝无双 奇书网

猜你喜欢: 无敌升级王遮天斗破苍穹吞噬星空诡秘之主蛊真人凡人修仙传完美世界大奉打更人针锋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