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奇书网 >> 娇姝无双 >> 第四十七章 死而复生的韩副将

第四十七章 死而复生的韩副将

裴姝起身,郑重其事行谢礼。

起先她心心念念要脱离国公府自立门户,自重生以来就怠于料理族务,现在要换一条道走,有些事自然就要重新做筹算。

但,即便要养鱼也不想养些臭鱼烂虾,只有过硬的师资力量和不逊书院的环境,方能吸引来真正优质的人才。

詹大学士肯出面,真真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詹宥迁摆手:“先别忙着谢,那些满腹经纶的老家伙清高着呢,能不能说动他们,可没准数。”

裴姝道:“我省得,甭管成与否,能劳您出面说合,这份情谊已是极难得。”

这话听的人身心舒畅,詹宥迁有被取悦到,琢磨着怎么也要给她“骗”一两个老古董入套。

同时还不忘给自己谋些福利:“逢暇,老夫若邀你对弈,不可推拒。”

裴姝自是满口答应。

逢暇嘛,有操作空间。

是夜,满城夜黑灯稀。

赜兰院,灯亮如昼,裴姝伏案疾笔,调整计划书细则。

现有的族学设在家庙后端,私塾小院仅接纳家族子弟是够用的,要广纳外门学子,就显得有些局促。

也不够气派。

二叔即将外放,势必要举家搬迁,北院闲置积灰,倒不如因地制宜改建成族学。

别看这些年二叔一家日子过得苦哈哈,实际上整个北院的面积并不小。

北院格局前临街,名为“线书街”,书肆、经籍铺、古旧书籍齐聚一条街,文化氛围拉满。

来此光顾的多是胸有墨水的文化人和一些佛门道家居士,行止有度,不似卖货街市那般吵吵嚷嚷。

背面是一片幽静小树林,穿过小树林就是湖景,环境没得挑。

是个闹中取静的风水地儿。

正好之前朝向线书街的位置,凿了道小门供二叔一家进出,在此基础上扩宽拉高,便可做用于私塾正门,内里稍作改建,再筑一道墙阻断与后宅的连通。

如此,一座既独立又与国公府紧密相连的私家书院便落成了。

裴姝算了算,加紧点工期一月就能完工。

与此同时,云鹭前往北院。

北院虽不在裴元昶名下,裴家其他人也把二房视作寄宿在同一屋檐下的耻辱,但裴姝却是将他当作一家人来对待的。

北院改建,事先打声招呼是起码的尊重。

入了北院前厅,云鹭有礼有节道,

“二爷,女君的意思是尽量不扰乱你们的日常生活,前头暂不动,先砌隔断后院的墙,您看可方便?”

“砌砌砌,随便砌。”裴元昶大手一挥道。

尽管侄儿派大丫鬟来传话要改建北院,当中并未点明他的去处,但裴元昶脑子灵光得很。

前因后果稍一联想,便知道他出仕外放一事已是板上钉钉。

估计不日就要启程,约摸就在万寿节后。

想通关节,裴元昶自是喜上眉梢。

云鹭屈了屈膝:“多谢二爷体谅包涵,如此奴婢便去回禀了女君。”

裴元昶起身道:“天黑路偏,我送送你。”

云鹭阻止了他,

“尊卑有序,我是婢,您是主,怎可颠倒。二爷日后是有大作为的人,不必妄自菲薄。”

裴元昶愣了愣神。

瞧,谁说没给他信儿,话里话外全是准信儿,一颗颗定心丸给他吃的。

他家侄儿果真乃成大事者,连身边的丫鬟都不简单,裴元昶心热眼眶湿润。

女君是来拯救他的神明吧……

多少年了,在外他受人轻视奚落,在内漫说各院的主子了,就连下人都没一个把他当回事的。

这些年他低头折节,活得憋屈啊!

久违地,感受到这发自肺腑的尊重,他如何能不为之动容。

此时暮色已深,大地昏黑。

但见一间宅院,屋瓦檐前灯笼散发出氤氲红光,有人循着萤萤光亮而行,踏入豁亮。

灯火通明的书房,来人一身黑袍将全身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兜帽下的面孔瘢痕纵横。

举首则面目全非,又骇极。

只怕任谁也辨认不出,这位正是五年前南夷一役,战死沙场的前军副将

——韩钊。

他坐在光照的阴影处,把玩着一柄锋利无比的醢刑刀,不无遗憾地说,

“没趣,狗贼阴养的爪牙经不起折腾。”

谢显长身立在鸟兽翘头案前,铺开的宣纸上已勾勒出一副山水画的大体轮廓。

他垂眸敛目,专注渲染着细节线条。

并未回应他。

对此韩钊也不甚在意,似习惯了与他对话的节奏,尤自饶有兴致地耍弄着醢刑刀。

灵活飞转的刀刃在指腹拉出一道口子,血珠子争先恐后冒了出来。

血的味道似乎激发了深藏的兽性。

他举起流血的手指端详片刻,放到舌尖狠狠嘬了一口,裂开嘴露出一个餍足又变态的表情。

配上他那副可怖尊容,画面真是说不出的惊悚。

描绘出最后一笔,谢显退后两步,观摩一阵似不太满意,抓起画纸揉作一团扔到一旁之后,这才掀起眼皮看了韩钊一眼,

“怎么个死法?”

韩钊像是失去痛感的疯子,来回搓着撕裂开的指腹,回答道,

“同以往一样,受不住刑,眼看就要撬开嘴,突然瞳孔放大,痉挛流涎而亡。”

五年期间,陆陆续续抓获了数名跟官银失窃一案相关的可疑之人,关押审讯,却总在即将招供的关键时刻死得莫名其妙。

诡异得很。

剖尸也没查到毒素和蛊虫一类,就像是中了某种神秘的诅咒。

以至于最重要的那条线索停滞不前,难以突破。

谢显重新铺开一张画纸,

“蟊贼如阴沟里昼伏夜出的鼠虫,揪出来不易,不要为着满足你那点隐秘癖好就没轻没重。”

囚徒死法确有古怪,但也有挨不住酷刑先一步一命呜呼了的。

韩钊不停用齿尖去啃咬那根伤指,语调含糊不清道,

“都是些硬骨头,不下狠手哪里撬得开嘴。”

这些年他人不人鬼不鬼活在黑暗里,已然从骁勇善战的将士变成了手段酷烈的审讯好手。

见血使他兴奋,一兴奋就难免失了轻重。

谢显抬头瞥一眼被他啃得血肉模糊的手指,略略沉下脸,

“我想若外祖父还在,定然不愿看到你失了常性。”

“韩钊,韩副将!终有一日你要回到战场,那里才是你最终的归属。你是英勇无畏的战士而不是不知节制的屠夫野兽。”

韩钊愣愣怔住,冷寂阴鸷的眼,情绪翻涌。

简短一席话,

并不高亢,

并不凌厉,

却蕴含直击心灵的力量。

心头那股盘踞数年的意难平,竟渐渐消弭下去,重被一种名为热血的东西取代。

这些年他放任戾气野蛮滋长,心态日渐扭曲以虐人虐己为乐,

都快忘了自己的身份,那个曾让他引以为傲的身份。

他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是战士啊!

曾以此身破万军,令敌军闻风丧胆的沙场战士啊!

他有些狼狈地低下头,嗓音干哑:“末将惭愧,末将受教!”

喜欢娇姝无双请大家收藏:(www.suyingwang.net)娇姝无双奇书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娇姝无双最新章节 - 娇姝无双全文阅读 - 娇姝无双txt下载 - 柒条鱼尾巴的全部小说 - 娇姝无双 奇书网

猜你喜欢: 无敌升级王遮天斗破苍穹吞噬星空诡秘之主蛊真人凡人修仙传完美世界大奉打更人针锋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