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奇书网 >> 娇姝无双 >> 第五十五章 救人

第五十五章 救人

幽暗潮湿的地牢。

裴姝站在一具刑架下,端量着挂在上面的人。

那人满身是血,头颅无力耷拉着,像是一块没了生机的抹布。

跟在她身后的狱卒战战兢兢地说:“此人乃他案要犯,女君的人关押在前头第三间。”

他生怕女君以为这是她的人而迁怒,也幸好还没来得及动刑屈打成招。

县尊家的公子是膨胀了啊,平日里也就逮着些平民商户欺负,对帝京的贵人一贯的是巴结逢迎,这次居然敢挑战国公府。

怕不是腻烦了好日子。

裴姝视线扫过刑架之人耳廓后的红斑,吩咐狱卒:“去倒杯茶水来。”

狱卒有些莫名地看看她,又看看刑架上的犯人,他当然不会认为女君会对大牢里的粗茶感兴趣。

必然是看那受了重刑的犯人可怜,慈悲心泛滥想喂他水。

女子就是心肠软,见不得这些。

那可不行,此人嘴硬得很,百般上刑也没能撬开嘴。头儿换了招,已有三日未给他沾一滴水米。

这时被女君横插一杠,岂不功亏一篑。

“女君不可!”

裴姝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也不言语。

狱卒只觉得一股沉凝的威压,似山岳沧海压下来,他心底发寒发憷,不敢再多言,快步跑去倒来一碗茶。

刑架上的鄂滦听见说话声,费力睁开眼,便见一名女子站在他正下方。

她生了一张日月不敢与其争辉的脸,眼神宁静地望着他。

但见她衣着华贵,自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鄂滦心不由往下沉。

是要秘密提他到帝京去审讯?

鄂滦舔了舔干裂的嘴,尝到一丝从嘴唇渗出的血腥味。

他突然感觉干渴无比,他已有三日没喝过一滴水,咽喉火烧火燎一般的难受,身体无一处不在叫嚣着,渴望着水分。

如果能有一口水喝......

他压制住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

他不能屈服。

正当他竭尽所能地在和身理渴望对抗时,一只纤细洁白的手掐住他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

接着,触感粗粝的茶碗与唇相碰,水荡了些出来流进齿间,他下意识猛吞咽一口。

裴姝微微垫脚,抬起茶碗朝他倾斜。

他就是像行走在沙漠中的旅人,渴到极致迎来绿洲,已然无暇去揣度对方的用意。

只是出于本能地咕咚咕咚大口大口往下咽,恨不能连碗带水一气吞下去。

鄂滦喝光最后一滴水,胸膛起伏几下,甩头摆脱了那只钳制他下巴的手。

他仰起的脸布满血污。

他撩起眼皮,定定审视着裴姝。

他眼神凶悍而不屈,像一柄暗夜里闪着寒光的利剑。

对方只是淡淡与他对视一眼,将空茶碗递还给狱卒,说了声“带路”,转身走的干脆利落。

仿佛就是无意间路过,碰到一只受伤的野兽,顺手施救而为。

鄂滦怔然。

“女君,小老儿险些有负重托啊!”看见裴姝,淳子民伏地喜极而泣。

他就知道,女君很快就会来救他们!

一如当年,她宛若神灵天降般,从恶人手中救下他们一家老小。

裴姝扶起他,温言道:“让你们受苦了。”

正当鄂滦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就看见赠他甘露的女子领着几十号人,目不斜视自刑架边走过。

而浩浩荡荡缀在其后的老老少少,依序随着她不紧不慢的步伐朝牢房外走去。

鄂滦越渐迷茫,她到底什么来头?

此时城门关闭,裴姝包下一间客栈安置淳叔等人。

一行人招摇过市回到客栈。

客栈里已有两名郎中久候多时,给受了伤的淳叔他们诊治用药。

同时还备好了饭食,沐浴用的热水。

对此,车队随行人员,无一人觉得纳罕。

主子一向如此,从不像别的主家一样,理所当然地将下人视作猪狗蝼蚁,而是真正把他们当人看。

跟随她这么多年已见怪不怪,她恰到好处的周道妥帖。

淳子民惦记着茶树,用药后扶着腰四处巡去,前院后院转一圈都没瞧见,登时急得不行,

“女君,咱的车,咱的苗树呢?”

这些茶树苗是他跋山涉水,一路精心照料,千辛万苦才运到目的地,可不能有闪失。

尤其是那一车名贵老茶树,那可是他绕路三百里,软磨硬泡花着大价钱才买到手的,损失一棵他都睡不着觉。

“淳叔莫急,明日自有人敲锣打鼓送来。”裴姝端着满满一海碗饭菜从后厨走出来,很没形象的一边走一边扒饭。

折腾这半天,她饿坏了:“你快去吃饭吧,吃完早点休息。”

遭这么大罪还操心茶树苗呢。

树苗哪有人重要。

“那便好。”淳子民这才放下心,舒了口气。

夜色席卷,月淡星稀。

一道身影灵巧翻过院墙,在夜色掩护下穿街溜巷,来到牢房,手段娴熟悄无声息撂晕看守狱卒。

昏暗光影间,鄂滦虚起眼睛,打量着突然出现的不明之人。

来者身量纤细,一身夜行衣,蒙面黑巾下只露出一双眼。

望着那双犹如山巅湖泊般宁静的眼,鄂滦瞬间认出她。

裴姝并无二话,只道:“你可愿意跟我走?”

对一个阶下之囚居然还能保持有礼有节,真是罕见。

鄂滦苦笑,他有的选的吗?

见他不答,也不点头,裴姝催促道:“要是不要,回答。别磨叽,换防时间要到了。”

鄂滦失笑点点头,这人非要他首肯不可,真是别具一格的奇女子。

奇的还在后头,只见他刚一点头,裴姝飞速撬开锁链,把人像抗麻袋一样甩到背上,熟门熟路出了牢房,穿街走巷来到一处城墙下。

被吊出城墙,颠在马背上,凉风丝丝刮过脸颊,鄂滦心中的骇怪一浪高过一浪。

他受了重刑,虽说瘦了不少,但骨架身高在那儿,怎么也有一百来斤。

这奇女子背着他,一路就跟长了八双眼睛似的,准确地避开巡防,如履平地把他搬运出了城。

喜欢娇姝无双请大家收藏:(www.suyingwang.net)娇姝无双奇书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

娇姝无双最新章节 - 娇姝无双全文阅读 - 娇姝无双txt下载 - 柒条鱼尾巴的全部小说 - 娇姝无双 奇书网

猜你喜欢: 无敌升级王遮天斗破苍穹吞噬星空诡秘之主蛊真人凡人修仙传完美世界大奉打更人针锋对决